大观园 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大观园
奉姑娘庙
2016/1/9 21:04:19
 

【奉姑娘庙】  民国初年,梅花乡有个出身贫寒的农民,为生计从事“走水”行业(旧时一种为人代带少量钱物或书信并收取手续费的行业),终年奔波于上海至汕头的旅途。

有一次,他从上海返回汕头,见船舱中有一少妇挂金戴银,珠光宝气,十分耀眼,便主动上前攀谈。经过几天的交往,二人很快地熟识起来。在少妇的眼中,走水客是一个精明又热情的人,虽略显寒酸却也落落大方,潇洒倜傥,因此对他颇有好感。同舟几天,二人交谈十分亲热,同舱旅客还以为他们是一对主仆呢。

走水客见少妇满身金银饰物,还携带着沉重的行李,想起自己多年奔波他乡,只能勉强糊口,何时才能出人头地?一个罪恶的念头在他脑海里闪过,盘算着谋财害命的计划。可怜这位少妇还自作多情,对他呵护有加,十分关爱。

往后,走水客对少妇更加热情,更加善解人意,以骗取她的信任。就在轮船将要到达汕头港的那天夜里,经过多日的海上颠簸,疲劳的旅客都已经熟睡,走水客邀少妇到甲板上欣赏夜景。已经放弃了警惕的少妇欣然同他走出船舱。乘着夜色的掩护,走水客凶相毕露,将少妇扼死,劫夺了她身上所有的金银首饰,然后把尸体推下大海。此时天已渐亮,轮船停靠在汕头港码头,已经睡醒的旅客各顾各地匆匆上岸,谁都没有发觉少妇已经不复存在了。走水客把少妇的行李连同自己的行李一起提走,跟随上岸的人流走出码头返回家中。

走水客发财之后,广置田产,开设榨糖作坊,当起了财主。可是没过多久,家中却经常闹鬼,作坊里也事故不断,工伤死人事故多次发生,家人惶惶不可终日。走水客金丝灯笼肚内明,今日才知道不义之财并不可以安心受用,遂多次请“巫师”前来家中驱鬼,结果都不奏效。后来他终于在惶恐之中死去。

直至上世纪40年代后期,走水客家中闹鬼的事还在发生。据说他的后人请来了一位神道高超的法师到家中出乩。这位法师果然道行了得,把作崇的鬼魂引到,令其不得在别人家中闹事作崇,否则将被打入地狱。鬼魂自称名叫“奉姑”,哭诉她于某年某月被走水客劫财害命,死得冤枉,现在阴魂没法回归故里,只好依附在凶手住宅,含恨闹事报复。走水客后人以冤有头,债有主,后代无辜为由,请求法师为其调解,祈求奉姑慈悲为念,还他们一家安宁。奉姑要求走水客后代为她建庙宇、立牌位,每年农历九月十四日是她的生日,应为其设祭,如能照办,便不再在他们家中作崇。走水客后人在作坊旁的坑堤边建了一座简陋的小庙,号曰“奉姑娘庙”,初一、十五,逢年过节,供果品烧香,小心祭拜,农历九月十四日更是“五牲”大祭为其庆辰。此后,走水客后人家中果然平安无事,家中有人生病时,到奉姑庙许愿,求得“胜杯”时,在庙的周边捡几颗砂子或者摘几条草芯,煎水让病人服下,便药到病除。

此事被乡里村民获悉,依样画葫芦,也同样灵验。那时候因为缺医少药,很多疾病得不到治疗,百姓们只能求神问卜,请求神灵庇佑。后来,潮普惠乃至汕头的善男信女们,前来奉姑娘庙“求杯”许愿的,白天黑夜络绎不绝。简陋的神庙里终日香烛通明,“有求必应”的牌匾挂满。这是奉姑娘庙香火全盛时的情况,其时为1947年。

翌年,信众筹资为奉姑娘建造了一座砖木结构的庙宇,“奉姑娘庙”已较为壮观。1949年全国解放,继之是破除封建迷信运动的到来,“奉姑娘庙”在这场运动中未能幸免,庙宇虽存,但门可罗雀。“文革”时被改作“田头寮”,盛极一时的庙宇沉寂了近30年。

改革开放后,重建“奉姑娘庙”。随着经济和科学的发展,缺医少药的现象已经得到了根本的改变,人们再也用不着到“奉姑娘庙”去许愿“求杯”,捡几粒砂子抓几根草芯当药。但重新恢复的“奉姑娘庙”香火尚旺,乡里人特别是上了年纪的老人并没有忘记那个年代奉姑娘给人们带来的恩德,初一十五、逢年过节、奉姑娘的诞辰照样是香烟缭绕,烛光通明。

这个神奇的故事启迪了世人,“人勿作恶,恶必遭报”。在这个故事中,神、人、鬼三者通过磋商调解,竟能化去前嫌,和谐共处,倒是颇有趣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