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观园 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大观园
郑氏宗族的优秀文化——忠孝仁义
2016/8/16 11:40:09

 

郑姓作为一个有两千八百多年历史的中华大姓,自诞生之日起,便以忠孝仁义作为宗族文化。这些姓族文化特点,几乎囊括了中华民族所有的优秀品质。郑姓也因此而得以屹立于中华世姓望族之林。

忠孝仁义是我国历代统治者为人们规定的行为模范,也是郑姓历代努力追求的目标。为了到达这一最高的行为准则,实践它和履行它,也就成为郑姓人首要的姓族特色之一。

所谓忠,也就是针对国家和统治国家的君主,以及自己的主人而言的。早在战国末年,远祖郑国为了拯救自己的国家,甘愿冒着杀身之祸到秦国执行“疲秦”的使命。为郑姓人首先树立了一个忠君爱国的楷模。此后,秦末的郑荣(君)追随项羽反抗秦朝暴政,在刘邦出来采摘胜利果实时,宁愿忍受被放逐的处罚也不肯向刘邦屈服,又一次实践了郑姓人忠君爱国的姓族精神。从此,对国家的忠诚、对主人态度的始终如一,一直被郑姓的历代人继承下来。如东汉的郑众在出使匈奴时与单于争礼于大帐之中,虽兵刃相加不肯屈服,以至被人比作不辱使命的名臣苏武,列被历代郑姓人传为佳话。此外,如东汉的郑勤,宋代的郑覃、郑立中、郑骧、郑振、郑勋,元代的郑鼎、郑玉,明代的郑为虹、郑国昌、郑安民、郑遵谦等人,都以自己的鲜血报效了国家,为了实现“忠”的理想献出了生命,谱写了一曲曲爱国的颂歌,直到当代,郑士德、郑士勋、郑文道、郑行郯、郑德富、郑克已、郑作民、郑典荣、郑增信等人为抗日而死,郑金声等人为争取民族独立而亡,其爱国主义情操同样可歌可泣。甚至在当代的海外郑姓华人中,仍把爱祖国和爱侨居国当作自己的人生追求,认为“爱国是无条件的,是自动自发的,没有想要回报的”,把爱国精神升华到了一个崇高的境界。

孝是指对于父母和祖先的敬仰,表现为“亲亲”和“尊尊”,与“忠”一样,也是郑姓人传统的美德。其以孝知名的典型人物,如南朝人郑绍叔,年幼时父亲去世,祖母年老多病,母亲体力不支,他侍奉祖母和母亲毫不懈怠,以至衣不解带,多日不盥洗,忧心如焚,直到她康复后才转忧为喜,终于以孝知名,后来官至左卫将军。另外,在“孝”的实践中,当“孝”与“忠”发生矛盾,忠孝不可两全时,郑姓人又以国家为重,舍小家以顾大家,表现了极其崇高的奉献精神。其中最为突出的例子莫过于民族英雄郑成功与他父亲郑芝龙之间的关系。当郑芝龙拥明反清时,郑成功追随父亲左右,既忠且孝;一旦郑芝龙投降清朝,他便毅然斩断父子之情,发誓舍孝就忠,与之决裂,全力去实践对明朝的忠诚。这种胆识和魄力,是十分令人敬仰的。此外,至于“孝”的另外一个内容,即对去世以后的祖先的尊奉和祭祀,在郑姓中也是一大传统家风。

仁和义是指在社会和宗族内部所应达到的行为准则。其中“仁者爱人”,即在人与人之间充满友爱。早在西汉时,郑姓先祖当时虽贵盛当朝,但对来访的人无论贵贱都倾心接纳,在朝堂上一贯举贤任能,从不言人之短,听到别人的哪怕一句话的好处也都要称赞不已,被誉为仁厚长者,奠定了郑氏家族仁厚友爱的行为基础;至南朝的郑绍先时,每受朝廷馈赠时都要遍送亲族,有功则无不推与别人,实际上是在进一步光大自己的家风。此后,如宋朝的郑建中、郑荣、郑至果、明朝的郑洛、郑述、郑常心等人在为官时无不勤政爱民,被誉为良吏,都是郑姓中充满仁爱的实践者和发扬光大者。至于“义”。则是指情谊和恩义,表现在社会上和宗族内部的人与人之间。如东汉的郑弘在恩师焦贶一家因故被捕时不惧个人安危而多方为之奔走,终于使之获得赦免,他也因此留下了仗义的美名。又知名于宋明时期的浦江义门郑氏,更是郑姓中以“义”闻名的典范。族中不仅屡屡出现过兄长代弟受死,兄弟争相赴难的动人佳话,而且还专门为赈济穷困宗族设有义仓、义田、义学、公墓、药房等等,充分表现了“江南第一家”的义门本色。

郑姓历代人以忠孝仁义传家,大抵出于天性,同时也与姓族中历代有识之士的提倡分不开。汉代的郑族当时要求家人对来访者以礼相待,“客至,无贵贱无留门者”,便是在提倡仁义。郑均的兄长在做官时颇受贿赂之嫌,郑均认为“物尽可复得,为吏坐赃,终身捐弃”,劝他为政清廉,爱护百姓,他也虚心采纳。郑弘在临终“悉还赐物,敕妻子褐巾布衣素棺殡殓,以还乡里”,提倡薄葬和节廉,也都被家人奉行。大儒郑玄,曾作遗书告诫子孙“君子为道,研钻勿替,敬慎威仪,以近有德”,熟读圣贤之书,以礼法约束自己的言行。汉末人郑浑,把亡兄的儿子当作自己的儿子相待,努力把他培养成为一个有德行的人。隋末寡居的郑善果母亲对待自己的儿子也是如此。北齐人郑述祖,为官一生清廉,晚年时曾说自己“一生宝贵知足矣,以清白之名遗子孙,死无所恨”,为自己一生的清正廉洁感到安慰。上述这些人均以礼法自律和要求子孙,或者为官清正,或者努力向学,或者提倡节俭清廉,都是郑姓姓族精神中最为可贵的部分,同时也是郑姓历代人努力追求的目标。

在郑姓人自己编订的族规家法中,也同样有不少要求族人认真履行忠孝仁义的条文。如在浦江义门郑氏的《郑氏规范》中,就有许多诸如尊祖敬宗,居家孝悌、处事仁恕等内容,对族中的妇女也要求过门后先学家法半年,同时还要事舅姑以孝顺,奉丈夫以恭敬,待妯娌以温和,接子孙以慈爱,处处体现着以礼法治家的家族精神。此外在广东中山《西山郑氏昌世堂条例》和浙江牌前《郑氏宗谱》、河南太康《郑氏族谱》等有关文献中,也有不少关于明教敦伦、急公奉法以及孝父母、爱兄弟、睦亲族、恤鄰里、重婚姻、正丧服、重本业、习诗书、崇勤俭、厘祀典等具体规定,无不是郑姓忠孝仁义家传风尚的体现和发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