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观园 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大观园
话说“善继堂”祠匾题字
2017/5/16 23:04:00

粤北裔孙拾兄

这是百岁老人郑餐霞先生给郑氏金浦系裔孙留下的一笔不可多得的宝贵遗产。

出生于1917年的郑餐霞先生,是郑氏金浦系廿七世裔孙。他曾出任广州美术学院副院长(老红军、省部级待遇),是广东四大名家之首。当年16岁的他进入上海美术专科学校中国画系学习,师从王个簃、诸乐三、潘天寿、黄宾虹等导师。专心致志于诗、书、画、印中,打下了较为广泛、牢固的艺术基础。正所谓“名师出高徒”,眼界不凡才能出手非凡。

然而,天有不测风云。1936年上海乃至全国燃起了抗日救国的峰火,郑餐霞也从“象牙之塔”里闯出来参加上海抗日运动,从此树立了革命人生观。当年夏末,他从上海美专毕业后,在汕头加入广东人民抗日救国义勇军潮汕大队的地下组织,以金浦乡立小学为基地,以教书育人作掩护,大力宣传抗日救亡的爱国活动。国势危亟,抗战继起,内乱重叠。以后的数十年间,他主要从事于政治与军事的领导组织工作和社会科学研究工作,从事艺术的机会甚少。但是,由于他的“幼功”之坚实,函养之全面,故当重返艺境时,依然具有诗书画印的坚实基础。正如广州美术学院终身教授——迟轲所高度评价的:餐霞钦露,驰骋想象,神仙中人也;戎马倥偬,硝烟弥漫,战斗中人也。两者集于他身,似乎奇怪却也毫不奇怪!

古语云:“画为心声”。书法、绘画是人心之缩影,也是心灵的记录。他的诗,真挚旷达;他的字朴实泼辣;他的画则雄放浑厚,笔峰常见神力。美术界大评述家李伟铭则认为:郑餐霞先生继承了中国画大写意的优秀传统,开创了自己独特的道路,既不同于吴昌硕、白石,也不同于岭南派,这是很难得的。还有广东省原省委书记吴南生也曾在评价郑餐霞第一本大型画集时题词:“天涯多芳草,海内有遗珠,战士重挥笔,丹心出画图。”因而,这些年来,郑老的书法、画卷“无价”了,被列为国家精品,由国家收藏。

近十年来,回想郑餐霞先生为我们郑氏金浦系裔孙挥毫献书的始祖亭对联:“铁肩创千秋伟业,潮东开灵秀山河”。横批:“天地宽厚”。始祖墓地名:“铁砧石”。以及:《郑氏金浦系族谱》、《金浦文史》书名和“业堂”、“善继堂”祠匾等等,一字字苍劲雄浑、一笔笔出神入化········

尽管这位百岁老人已于2016年末仙逝了,往生了,但他留给我们的一笔不可多得的遗产,那是无价可估的!

郑氏金浦系的裔孙们,可要珍惜啊!!!

2017516

下面附餐霞先生手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