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快讯            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公告快讯
百岁郑餐霞 之 青年时期
2016/3/13

坐着国民党的车奔走川桂渝 百岁中共地下党讲述逃亡生涯

 20150827 06:42
来源:凤凰网广州站 作者:余佳娜

 

 

几年前,一部《风声》将抗日地下党的惊险呈现上大荧幕。隐蔽的战场,不见硝烟与枪声,也没有刀光剑影,却是危机四伏,杀机暗藏,让荧幕前的观众为之心悬一线。地下党,身份神秘而隐蔽,在抗战时期秘密从事革命宣传,发展组织,侦探情报,转移护送等重要革命工作,成为抗战胜利不可忽略的重要力量。

郑餐霞,98岁,1917年出生于汕头潮阳,原广州美术学院副院长,从小表现出过人的美术天赋,后半生浸泡在国画书法的水墨世界里。然而1936年,国难当前,在全国抗日救亡革命浪潮中,风华正茂的他弃画从戎,大半生流离颠簸,奔走粤桂川渝多地,以中学教员身份为掩护从事底下党工作。

【本站说明:《郑氏金浦系族谱》封面题字者郑餐霞,郑氏金浦系二十七世,至2016年3月25日,仍在广州参加新春团拜会,年届百岁。】

16岁弃画从戎 一腔热血闹革命

我小学四年级读了两次,一次是在农民革命镰刀斧头的旗帜下读的,农民革命失败,国民政府回来了,在民国旗帜下又重新读了一次。提起那段尘封已久的岁月,眼前这个满头鹤发的百岁老人精神矍铄,侃侃而谈。汕头,地处南疆,战略位置十分重要,70多年前,战火弥漫中华大地,史料记载,1928年,济南五三惨案爆发,二万多中国军民命丧在日本的铁蹄之下,汕头市民举行了一次大型爱国抗日运动。1931年,震惊中外的·一八事变爆发,日本暴行进一步激怒了潮汕人民抗日怒火,学生发起组织学生抗日联合会,抵制日货在潮汕声势浩大地展开。

郑餐霞对学生时代的记忆伴随着抵制日货,游行示威,斧头镰刀闹革命,而他从不懂革命是什么的的懵懂孩童,逐渐成长成为热血青年。那时候,由于成绩突出,又表现出过人的画画天赋,初中时代,郑餐霞跟随老师画抗日宣传广告,画舞台布景宣传抗日演出,这也让他间接接受了很多革命思想。1933年,郑餐霞初中毕业,开中药店的父亲逝世,家庭骤然破产,社会动荡,家道中落让这个16岁的少年初尝人生辛酸苦味。

在美术老师鼓励下,1934年,郑餐奔怀揣当地富有人家赞助的700元,奔赴当时中国美术文化中心,中国第一所现代美术教育高等学校上海美术专科学校为美术梦想闯荡,也开始了颠破流离的一生。

 

 资料图片(来源:汕头特区报201312805版《“一二·九”爱国运动在汕头》)

 

我当时很悲观。郑餐霞回忆到,社会动荡,家道中落,背井离乡,难以估测的未来让消极的情绪在青年心里蔓延。郑餐霞这个名字也正是此时他为自己改的,寓意像修道修仙之人一样不食人间烟火,原名郑允南。

然而700元并不足够三年学费,天资聪慧并有着不错美术功底的郑餐霞直接跳级从二年级开始学起。我报名后,直接去教务处补考,然后通过了。上海美专,作为国内第一所现代的美术现代高等学府,聚集着全国最顶尖的美术大师,一心向学的郑餐霞埋头在中国画的世界里,生活的清贫却乐得其所,然而日本的战火越烧越猛。

1935年底,一二九运动掀起全国抗日救国新高潮,上海作为全国经济文化中心和近代中国革命的摇篮,抗日救亡运动非常激烈。郑餐霞记忆中,1936年开始,上海到处都是抗日救亡游行,学生、工人、社会名流人们纷纷走上街头,抵制外敌情绪高涨。从劳动节,一直闹,整个5月份,都是红五月。马列主义进步读物在学生中普遍流行,郑餐霞尤爱马列主义诗作,慢慢的,革命的种子在心里萌芽,满腔热血在呼唤,郑餐霞回忆,后来就没怎么去画画了。郑餐霞放下画笔,参与各进步团体组织的游行示威,声讨日本的罪行。那时去日本领事馆前示威游行,当时他们领事馆门口摆着兵车,还有机关枪,我们就呼喊打倒日本帝国主义!’”郑餐霞回忆起激情并进,一心革命,不怕死的青春时代,感慨地笑了。

学业结束后,回到汕头,当时在上海一起闹革命的学生领导人也回来组织革命,华南人民抗日义勇军成立,郑餐霞毅然加入党组织,成为了一名身份隐蔽的地下党,主要负责上层的统战工作,对外则是一名普通的中学老师,任职于潮阳一中。

上了国民党黑名单 五年里转移了两省三地

九一八事变后,中日矛盾上升为中国社会主要矛盾,1935年中共发出八一宣言,国共抗日统一战线逐步形成。1938年,南方局形成,由周恩来直接负责的统战工作成为南方局的工作重点。

日军入侵汕头。(图片来源:网络)

1939年,汕头沦陷,以孔子庙为教学区的朝阳一中毁于日本的炮弹下,潮阳一中搬迁到了乡下。当时沦陷区面对的是日伪政府的统治,而其他地区则是在国民党的统治下,作为中共地下党,保密身份是工作的前提,不仅关系自身安危,也关系着组织内其他同志的安全。

然而教学一年半后,郑餐霞还是引起了国民党宣传部的注意。当时潮阳一中每周一早上全校要做报告,发表对当下政治形势,抗战形势的看法,风度翩翩在学校颇有人缘的郑餐霞讲起革命慷慨激昂,妙语横生,很快在师生中引起反响,国民党宣传部也被吸引来了。当时校长警告我说不能搞马克思主义,只能讲反法西斯。郑餐霞回忆,后来学校甚至不让他讲课。不能让我讲课,我就知道,你在注意我了,我就要离开了。

 

1939年,广东汕头礐石附近,侵华日军监视下的收割水稻的农民。(图片来源:网络)

离开了潮阳一中,郑餐霞到了揭阳礐光中学,才安顿下来第一个月,马上有人秘密通知,他已经进入了国民党严格监控的黑名单。当时,有一个学生的爸爸,在参加国民党的党干汇报,他叫他儿子,你去告诉你老师,他要注意了,现在已经在讨论他了。郑餐霞说。

1939年到1941年,国民党顽固派不断制造反共逆流,千方百计破坏中共党组织,捕杀共产党员。1942年,南委事件发生,广东党组织遭到破坏,为了预防突然事变,保护党干部,中共中央对国统区党组织发出一系列指示,要求长期埋伏积蓄力量以待时机。当时都是单线联系,不能相互知道,组织交代我,你不要随便串联。郑餐霞回忆起在揭阳的日子,为了不暴露身份,在社会颇有名气地位的他,拒绝了一切公开的抗日救亡活动,一年后,郑餐霞再度离开了揭阳,转移到桂林。

抗战时期,桂林文化名人云集,各种文化运动空前高涨,一方面,北平、上海、香港等大城市沦陷后,大批进步文化名人涌进桂林, 另一方面,中共南方局利用蒋桂矛盾,深入开展统战工作,促进了桂林抗战文化繁荣,桂林成为抗战时期的文化城。郑餐霞在因战乱从香港迁移过来的培英中学,以语文老师身份,开始一年多短暂的教学生涯。

火烧桂林城 蹭国民党的车奔走川桂渝

1944年,震惊世界的衡阳会战爆发,这是中国抗战史上敌我双方伤亡最多,中国军队正面交战时间最长的城市攻防战。湖南衡阳沦陷后,日寇为了打通交通线,由湖南、广东两路进犯广西。11月,日军空袭桂林,桂林沦陷,当时火烧桂林城。百姓开始逃亡,郑餐霞再次走上逃亡路线。

1944年,桂林沦陷前,人们纷纷出逃,躲避战乱。(资料图片/来源网络)

由于身份隐蔽,独身在桂林的郑餐霞与组织失去了联系,撤退去哪儿成了逃亡第一难题。好在人脉广,郑餐霞决定前往重庆投靠在皮鞋厂当经理的中学同学。这一路,走了三个月。

然而,怎么去呢?没有组织关系,没有钱,又成为摆在郑餐霞面前两道难题。山穷水尽之际,失守桂林城的国民党的军队撤退军车出现在郑餐霞面前,我把行李丢上去,我就上车了。郑餐霞用了战战兢兢形容了当时的心情。然而车并没有驶向重庆,车到了柳州就停驻下来。从国民党的军车上下来,郑餐霞遇到了自己的一个学生,被告知两广监察室租了大卡车正准备撤退。郑餐霞找到了秘书长,请秘书长在帮忙在车上留个位置,并承诺等安定下来,卖行李还钱给他。

车开到了贵州,日本人还没有追来,局势暂时安定了下来,郑餐霞在马路上卖起了行李。我拿着一件毛背心去人家饭馆里边,请人家给我一顿吃的,没办法,这就是逃亡。国破家亡,社会动荡,人若浮, 萍,活下来才是最重要的。辗转反侧,一路有车就蹭,三个月,郑餐霞终于到了重庆,找到了皮鞋厂的潮阳老乡,在皮鞋厂暂时安顿了下来。

1945年,日本投降的的消息传来,举国欢庆,背井离乡的人们开始陆续返乡,然而,仍在黑名单上的郑餐霞却回不了家乡。当时我战友叫我不要回广东,广东国民党在通缉我。在新华日报主编帮助, 下,郑餐霞化名周树雄,以北京大学学历身份转移到四川广安县某中学教语文。年底,郑餐霞终于盼到了党组织通知,再度回到重庆,重新接受组织审查。而后从重庆转移到香港,再从香港进入闽越赣游击区。

郑餐霞回忆,重庆审查组织关系确认后,组织提议31高龄的郑餐霞留港从事文化宣传工作,然而郑餐霞坚决要求进入游击区。我说我不要,我参加过革命,但没当过兵。这些年,老是在伪装,老是在逃亡,人家又要通缉我,对这个厌烦了。就这样,31岁的郑餐霞被编入闽越赣纵队,终于摆脱了伪装逃亡的生涯,风风火火地走上了解放战争的战场,而后经历海南土改运动,建国初期西北扫盲运动,一生辗转波折。

建国后,郑餐霞逐渐重拾起画笔,1979年,调任广州美术学院任副院长,他的书法作品以开阔雄浑的意境获得业内诸多好评,原广东省委书记吴南生曾题词:战士重挥笔,丹心出画图。如今,经历过一个世纪的沧桑,年届百岁的郑餐霞仍蜗居在广州美术学院简陋而安静的教师宿舍,满屋挂满了书法国画。尽管体力已不再支撑每日习墨,然而偶尔兴致来潮,他挥毫洒墨,洋洋洒洒。

我的这一生风风火火,闹革命、画画、也当兵,而风风火火正锻炼着一个人的意志力。画室内,郑餐霞面对着一幅完成于2014年的的行草,笔锋刚劲,字迹浓丽,意境雄浑而壮阔,上面写着——

大有作为千秋业,一生正气万般情。